不吃辣椒不蘸酱

微博@不吃辣椒不蘸酱
开开心心萌CP,高高兴兴产狗粮

【忘羡/老公突然变儿子...】

【上】
       魏无羡觉得最近云深不知处气氛很诡异。
       不仅已经七天没见到蓝湛了,连蓝家的小辈们见着他也都唯恐避之不及。
       我有这么可怕吗?!
       魏无羡心里不爽。
       从蓝湛闭关的第三天起,他就熬不住了,心里想得不行,明明说好的天天呢!
       那天一早他还没醒蓝湛就消失了,留下个纸条说是去闭关了,可是又不告诉他地点,找蓝启仁那是不可能的,蓝湛这颗好白菜就这么被他拱了,那老头每回见了他都要吹胡子瞪眼,恨不得他和蓝湛不见面,没办法只好去问蓝家小辈。
       可是每次问他们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,再多问几次,老远地看见他就要躲。
       连思追和景仪他们都见不着身影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无聊透顶,见不着蓝湛,吃不好睡不好,这日子过得是一日比一日煎熬。
       没办法,这人不搭理他,只能去找畜生了。
       他拎着一盒苹果,出门就往后山去找小苹果。
       老远的就看见后山草坪上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,脚边还围着一群兔子。
       看着那身形,像是个孩子。
       孩子??!
       云深不知处哪里来的这么大点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一时好奇,快步走过去,那孩子肯定听见他的脚步声了,背有一瞬间的挺直,但是没有回头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靠近他,拍拍他的肩膀语气轻快:
     “嘿~你哪家的孩子?在这里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 小孩还是保持蹲着不动,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等不到回答,一把扳过他的身子,就怔住了。
       蓝湛!??!
       小孩抿着嘴,瞳孔颜色有点淡,但眼睛圆圆的,很好看,他盯着魏无羡,也没说话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定定神。
       不,怎么可能是蓝湛,虽说面相八九相似,但这体型也相差太大了,不可能。
       小孩额头束着卷云抹额,那肯定是蓝家亲眷子弟,穿的蓝家白袍,收拾的干干净净妥妥帖帖,面色正经,唇红齿白,平日里肯定是个小公子。
       难不成是蓝曦臣的私生子?!!
       看着蓝曦臣一表人才,俊郎温润,肯定有不少女的喜欢他,至今也没个老婆,外面产个崽还是可以的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想来想去,越发觉得十分有可能。
       一想到蓝曦臣前一段时间闭关那么久,而且从来也没听说他身边还有个孩子,肯定很少和这孩子待在一起,而蓝曦臣的私生子,谁又敢随便哄逗,生活一定很无趣又孤独,魏无羡觉得他肯定是缺少父爱,只能在这和小动物玩耍呢。
       这么一想,魏无羡倒心疼起他来。
     “你在喂兔子吗?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看看他手里拿着点胡萝卜,脚边还放着一个小篮子。
       小孩张了张嘴,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脸都有点憋红了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一把抱起他,大概是长得太好看,魏无羡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几口:
     “别紧张,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见他还是不说话,低着头脸红红的,心道:蓝曦臣不会忙到名字都没给孩子取吧?!
       魏无羡摸摸他的头,语气温和:
     “乖,记不得名字也不要紧,从今天起你就叫天天,好吗?”
       小孩睫毛抖了抖,眼睛下垂,脸色憋得像是透不过气,好一会儿才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高兴,不知哪来的一股自豪和成就感,张口就在小孩脸上又吧唧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 长得真像蓝湛啊~
       要多亲几下~
       魏无羡从盒子里拿出苹果,擦擦递到天天嘴边:
     “来,吃苹果~”
       小孩看了看,轻轻地咬了一小口。
       啊~怎么吃相都和蓝湛一模一样!
       蓝家养大的孩子果然端正优雅啊!
       看着小孩就着自己的手就这么把苹果吃光了,心里美滋滋地,早把小苹果抛到脑后了,抱着小孩就往回走。
       他笑眯眯地看着怀里的小孩:
      “天天??”
      “嗯”
      “天天?!”
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 “天天!!!”
 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跟捡着宝似的。
       突然脚下拌了一跤,方才只顾着看天天了,连路都不看。
       天天晃了晃身子,抓紧了魏无羡的衣襟,道:
     “放我下来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哪里肯,讨好地笑笑:
     “刚刚是意外,我走路可稳了,跑起来也摔不着你!”
       说着来去一阵风似地跑了起来。
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   他只带过小时候的蓝愿,这时隔多年没带过小孩了,一时新鲜极了,没事就对天天上下其手,捏捏小脸,亲亲小嘴,肉嘟嘟地,手感太棒了!
       天天生的好看,眉眼都像极了他爹,只是那冷淡的气质,怕是随了蓝湛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捏捏他的小脸蛋,两只手各拉住一边,硬是扯出了一个笑脸,天天抬眼看他,仿佛在看一个智障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有时候真觉得在他面前,自己更像个孩子......
       魏无羡看他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叹了口气:
     “哎,你不要整天板着个脸啊~一点都不像个孩子”
       天天面无表情:
     “那要怎样才像个孩子?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忽略他那老气横秋的语气:
     “比如,吃饭要喂啊,走路要抱啊,没事撒撒娇啊~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掰着手指头数着,突然恶狠狠地补了一句:
      “还有,不许叫我的名字!要叫叔父!”
       天天饭吃得比他还干净,路走得比他还稳当,话说的比他还正经,这几日,不仅一点当爹的乐趣没捞到,连口头便宜都被一个小孩给占了去!
       天天放下书,抿了抿嘴:
     “你喜欢这样的?”
     “当然啊!你这样简直比蓝湛还无趣!”
       天天皱眉:“蓝湛?无趣?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看他的反应,凑过去:
     “你知道蓝湛?你爹和你说过?也对,他是你叔父,知道也是应该的,你见过他吗?”
     “不曾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嘿嘿一笑,语气带了点骄傲:
     “你叔父长的是真俊俏,那是美若天仙啊赛过西施啊~”
       说到这里魏无羡瞥见天天皱了皱眉,似乎有点不认同,立刻安慰他:“你长得也很好,兴许你长大比蓝湛还要好看呢”
       天天没说话,魏无羡继续自我沉醉:
     “不仅长得好,还弹得一手好琴,整天一本正经,你知道吗这种人逗起来可好玩了”
       天天打断了他:
     “你方才不是说他无趣吗?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托着下巴,看起来有点失落:
     “他无趣我也喜欢得紧啊~都好些天没见他了”
       天天看着他,动了动身子爬到魏无羡的腿上去了,趴在魏无羡的怀里,声音闷闷的:
     “你想他了?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搂搂他,突然问他:
     “我们去彩衣镇上玩玩吧,整日闷在房里都要闷出病来了”
       天天在怀里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想着抱着天天不好翻墙,而且带着个孩子太引人注目,要想个法子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一通乱翻,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小背篓,一把抱起天天塞了进去,背起来就跑。
     “......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258)